愛孩子,就是讓他做自己!(余民寧/學者專家)

2016/10/06 發表人: 幸福小站 文章分類: 名人分享                發佈到: Facebook! Plurk!

  身為華人,「望子成龍、望女成鳳」是每一位家長都有的心願,也是五千年文化的制約與束縛。雖然,我從小就不認同此觀點,但在華人生活圈裡長大,文化的制約與束縛是我無法改變的事實,但我希望能開啟一扇窗,至少讓資質優異的孩子,能走出屬於自己的一條路,雖然它可能會有一點孤單、坎坷、與冒險,但也有可能充滿成功、希望、與幸福的機會;但無論如何,都總比後來「走上絕望的路」來得好!
  孩子愈長愈大之後,我才深刻體認到他真的與眾不同!我不斷地在反省思考,到底是:我是他的父親,在教導他關於人類文明的知識!還是:他是我的指導老師,在啟發我的人生智慧!
  記得十餘年前,當紅火蟻正在肆虐台灣中南部時,當時,還在讀幼稚園的孩子剛好陪我一起欣賞我最愛看的電影之一:「魔鬼終結者2」。我向他解釋過劇情中的情節真實性、電影拍片技巧、與科學知識的真偽;突然間,他靈機一動地問我說:「爸爸,那麼,我們可不可以使用液態氮來殺死紅火蟻呢?」想不到隔天的新聞報導,即報導出中研院李遠哲院長籲請消防隊員使用液態氮來殺紅火蟻的消息。當時,我十分讚嘆我的孩子,覺得孺子可教也,將來的發展一定潛力無窮!
但是,自從他上小學以後,一切情況即改觀了!一連串無法適應學校生活的事件發生,讓他對學校教育的觀感,是學習到挫折、沮喪、退縮、逃避、裝病、表現智障,還有如何在低能學校裡求生存等心理防衛技巧;他在學校裡的學習表現,一塌糊塗,同時也痛恨惡覺地想把學校炸掉、把教室燒了、把作業全部燒掉、把考卷都撕毀,並且苦苦向我哀求說:「Google裡都找得到的東西,為什麼還要在學校裡學習?我還要在學校裡待多久?」我一時啞口無言,無法回應。剛開始時,我對他的行徑感到憤怒、難過、羞恥、灰心、又失望;心想:以前那位讓我十分讚嘆的孩子,到底去哪兒了?
我總會不斷地勸誡他說,為何不多花一點時間在讀書上,以增進自己的讀寫算基本能力。我承認自己是一位比較重視華人傳統文化價值,比較強調學術成就重要性與學術性向能力培養的人。但是,他卻回我一句話:「爸爸,成就是多元的!」自此以後,我從此閉嘴,不再對他嘮叨,總覺得自慚形穢,幾十年的教育理論都白讀了!我頓時清醒過來,深刻覺察到我受五千年文化的制約與束縛太久了!
  心想,老天爺派如此純潔般的天使,來啟發我的人生智慧,我為何還需要那麼焦慮地擔心孩子的未來呢?針對如此疑似亞斯伯格症的孩子,對父母而言,永遠都是一種甜蜜的負擔、也是一種潛在的焦慮、更是一種無盡的安慰!
雖然我無法陪伴孩子一輩子,但我由衷希望他可以幸福、快樂一輩子。我不該以傳統的價值框架套在他身上,愛他,就是讓他做自己,而不是做父母期望的孩子!這是他啟發我走向幸福心理學研究領域的心得:愛他,就是放手讓他走自己的路!愛他,就是鼓勵他、也陪伴他走出一條屬於自己幸福的路:一條充滿探索、無限發展可能、與無限發展機會的人生道路。雖然,它可能會與我想像的道路不一樣,但我還是依然地尊重、關懷,與無條件地愛他!畢竟,這是他自己選擇的路!



作者簡介
余民寧:
美國依利諾大學哲學博士,現任國立政治大學專任教授、兼任教育學院華文測驗與評量研究中心主任。擅長於幸福心理學、教師心理健康、有意義的學習(概念構圖之研究)等。

                                                                                                                  發佈到: Facebook! Plurk!

網站資訊安全政策網站隱私權政策 內政部內政部戶政司
網站最佳瀏覽畫面解析度 1024 X 768
內政部戶政司地址:(10055)臺北市中正區徐州路五號 電話:1996
Copyright © Dept of Household Registration, M. O.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