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分享’ 文章列表


【專訪】徐小可

2018/09/12 發表人: 幸福小站 文章分類: 人口教育資源, 名人分享

曾經是工作狂的徐小可,婚後育有「白開水」、「白花油」、「白菜魯」3個寶貝,當媽當到比工作還有成就感,與老公一起用心經營家庭生活,一家人幸福美滿

沒有結婚憧憬,但遇到對的人、對的事情,就可以「衝動」到人生下一個階段了

很多女生心理都對結婚懷有很大憧憬或幻想,現在女生平均結婚年齡大約是30歲,徐小可27歲就結婚,算是「早婚」一族,談到結婚這件事情,沒想到徐小可卻說,她以前是工作狂,自己個性屬於比較理智、務實,婚前對於婚姻也沒什麼特別憧憬,也不曾預設說一定要結婚、不結婚之類的。不過徐小可肯定,當時和阿Ben交往時,兩人是以結婚為前提,兩人對「結婚」這檔事,沒有預設說一定要有車子、房子或是存到足夠的存款才結婚。
當然「結婚」這個決定,還是需要「勇氣」和「衝動」,徐小可認為,當然你確定這是對的人,兩人在價值觀、人生觀都有共識,走在同一個方向時,不需要想太多,不要給自己一堆藉口,大概就可以「衝動」的步入人生的另一個階段了。

婚前最愛的是「狗」,婚後「越來越愛小孩」

徐小可婚後育有3個寶貝,老大「白開水」、老二「白花油」以及老三「白菜魯」,原本以為徐小可本來就很愛小孩,所以才「一直生」,5年內拚了3個寶貝,沒想到問了徐小可,她居然回答原本最愛的是「狗」!反倒是婚後生了第1胎,才越來越愛小孩。其實,在徐小可原本的規劃裡,結婚一定會生小孩,3個寶貝也是預期中的數量,只是沒想到這麼快生了第3胎,自己都有一點嚇到。當徐小可分享自己第1次懷孕心情時,其實她和老公阿Ben都很開心,也很期待的迎接他們人生中第一個小寶貝。至於未來徐小可還會不會繼續「增產報國」,她笑著說目前沒有這個規劃拉,不過,如果「緣分」來了,還是會坦然接受的。

養小孩首重「家庭教育」,不預設一定要花很多錢,小孩才可以長大

現行少子化問題嚴重,106年生育率只有1.13,大家不想生小孩的原因,很多人都認為是育兒成本過高,經濟負擔沉重,所以「不敢生」,徐小可說,大家會想要有一定的生活品質這是一定的,加上很多人要面臨房貸、車貸等現實壓力,當然會評估經濟問題,雖然沒有辦法強迫人家一定要有孩子,但徐小可認為,不覺得一個孩子生下來會造成家裡很大的經濟問題,像老人家都會講「小朋友出生自然會帶財」,小孩有自己的福氣。此外,徐小可再分享,不要預設養小孩一定會花很多錢,自己在教養孩子方面,從來沒有覺得小孩一定要上昂貴的貴族學校、私立學校,要補習,學很多才藝,也沒有品牌迷思,也不認為一定要給小孩「最高級的」,花很多錢,小孩才可以成長,因為徐小可相信很多父母本身包括她自己本身,都不是砸很多錢才長大的。

徐小可倒是認為,與其讓孩子一直學才藝、上補習班,不如把「家庭教育」做好,反而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一味給孩子太多的東西,反而會把孩子和自己都壓得喘不過氣,孩子其實很單純,你給他什麼東西,都遠不及良好的「家庭教育」和「環境」來得重要,時常陪伴小孩,和小孩互動,父母願意跟小孩一起學習、一起成長,多花時間和小孩交流溝通,建立正確觀念,才是最重要的。

夫妻共同分擔家務,教養小孩拒絕「豬隊友」

現在的「家庭問題」,徐小可常覺得,經濟壓力不是重點,反而是現在的父母都沒時間陪小孩,很多都是雙薪家庭,可能晚上還要加班,因為沒有時間好好陪孩子,也會讓大家更不想要生。像是徐小可和老公阿Ben也都要工作,而且工作時間還經常不固定,不過徐小可分享,她和老公都很用心,也很願意花心思和時間跟小孩相處,他們一起輪流帶小孩,也共同分擔家事,不會像有些家庭,爸爸負責工作賺錢養家,媽媽從頭到尾負責陪伴小孩情況。
現在在家裡面,阿Ben比較多負責在教小孩規矩上,現在小孩都很聰明,知道哪邊比較好說話,就往哪邊靠攏,所以現在「小孩比較黏自己」。不過夫妻2人都很重視小孩的「教育」,也會給小孩立好規矩,遇到要教導小孩時,徐小可說,他和老公可是「早已達成共識」,例如老公在罵小孩,徐小可不會也一起加入,兩個同時開罵,當然也不會在旁邊拉住老公講,「你不要兇拉」、「算了拉」之類的話,「一定要避免自己成為對方豬隊友」這是他們夫妻的默契,平常夫妻就算遇到問題意見相左,也有共識「絕對不會直接在小孩面前吵起來」,因為他們知道對方都是為小孩好,所以夫妻是採取「事後溝通」,事後再跟對方分享自己的想法,例如「剛剛情況可能你太溫柔了」,「不應該這樣做」之類的。

結婚、生子讓自己生活更美好

徐小可也分享,身邊也有單身朋友認為一個人比較自由,可以有很多自己時間,去環島阿,旅遊阿,不過徐小可認為,這些事情10年之後都還是可以做,但是當下現在身邊有關心我的家人和孩子,「尤其有孩子的成就感,是工作上沒有辦法獲得的」。
其實沒有人天生就會當父母,徐小可也說,一路上她也一直學習如何當父母,所以徐小可也會和孩子們說對不起,會跟小孩說,「爸爸媽媽也會做錯」、「對不起」,經常與小孩溝通,現在3個小孩非常懂得的體諒父母,徐小可舉例,像是在家的時候,有時需要工作,像是使用網路,或是安排直播,她會跟小孩講,媽媽要先去工作一下,讓小孩先自己玩,小孩都可以體諒。徐小可說,她以前是工作狂,非常清楚一個人單打獨鬥的情形,但是現在身邊有3個小朋友,因為你開心,孩子跟著你開心,看到你累了,小朋友會很貼心的問,「媽媽,你要不要睡覺休息一下」,真的非常窩心。徐小可常和朋友講,你工作做的做死做活,你主管、同事不一定會管你開不開心?你在家裡面,你就像是老闆,家裡有3個小員工,這3個小朋友跟這你,陪著你,也關心你,這種成就感,在工作上是沒辦法獲得的。

兩個孩子以上的媽,才是最輕鬆的

此外,徐小可也想建議那些只想生一個的人,如果可以的話,徐小可認為,當一個孩子的媽媽是最累的,當兩個孩子以上的媽媽是最開心,因為大的可以陪小的玩,手足之間自己就會玩得很開心,媽媽比較有時間做自己的事,也輕鬆很多。不要想說要老大幫忙帶小孩,這樣對老大好像賦予責任,太辛苦了,他們只要陪著玩,一起作伴就好了,很多人生第1胎都沒有這種感覺,到生了第2胎的時候,都覺得好險有哥哥或姊姊可以陪著他,父母真的放鬆許多。

意外收穫,「養兒方知父母恩」,生小孩後與父母感情更好

常聽到人家說,「原本與父母親關係不是很好的人,當你有了自己的小孩以後,與父母親的關係會變好」,徐小可可是有深深的感觸,因為只有你自己當了父母以後,才會體諒父母當下某個決定,或是以前父母為什麼要這樣做,而且還會自省「天啊!我說不定還沒有我父母做得好!」,對父母不只是只有「孝」、也更「順」了。徐小可又舉例,以前覺得生病就自己去看醫生啊,有了孩子之後你就會知道,小孩生病了不可能自己看醫生,你會陪著他,那相對,老人家生病你怎麼就不能陪著他去看醫生呢?當你做了父母之後,你才會瞭解,原來父母對你的那份「擔心」,不會因為你長得多大,或是你已經結婚,有所改變,也因此更能體諒父母,與父母關係更好。

感謝老公付出,全家一起學習成長

最後談到有沒有想和老公、小孩說的話,徐小可大方表示,「很感謝老公阿Ben的耐心跟愛心」,也知道老公在有了孩子之後,對家庭付出很多,犧牲很大,一般來說,有了小孩以後,女生的母性比較容易被發掘出來,但是阿Ben一直都很願意在家庭付出。
至於對孩子,徐小可也感性的說,「我很感謝孩子願意陪著我們一起成長,我們在擁有他們之後變得更強大」。徐小可肯定表示,結婚跟生小孩讓她的生活變得更美好,自己當媽後,所獲得的,遠遠超過以前在工作上,累積的成就感。

徐小可小檔案

徐小可,與同為藝人阿Ben育有2男1女,主持臉書「白吉勝&徐小可 Love 白宮這一家」,經常在臉書上分享育兒點滴與家庭生活。


把握黃金生育年齡

2018/09/05 發表人: 幸福小站 文章分類: 人口教育資源, 名人分享

一、實例分享:
案例1:陳先生夫妻結婚已滿5年,至今仍未受孕而求診。過去幾年陳先生奉派到中國的臺商公司工作,而陳太太則留在臺灣繼續上班。他們就診時陳先生已滿42歲,陳太太滿40歲,兩人求子心切。
案例2:林小姐在研究所畢業後進入外商公司服務,由於工作能力強且表現優異,目前已擔任主管職務。有感於現年已38歲而尚無心儀對象,求診諮詢有關卵子冷凍保存及將來生育的問題。
上述的個案在平日的門診病人裡並不少見,甚至感覺上有逐年增多的趨勢。由於追求個人在學業上或職業上的成就,晚婚或晚育是這一代年輕夫妻常需面臨的抉擇。再加上過去媒體為了要增加收視率,而常有不實或誇大的報導,也誤導了一般民眾的認知;例如報導某某名人的太太年逾50歲還生下龍鳳胎……等等。因此,常常造成有些夫妻誤以為等到40歲再來生育應該還不算太遲,因而錯過了女性生育年齡的「最佳賞味期」。
二、女性的生育年齡有保固期嗎?
雖然醫學及科技的進展可以延長人類的平均壽命,但卻無法延長人類的生育年齡。舉例來說:臺灣全國女性的平均壽命在民國41年大約為60.26歲,到了民國105年時已達83.42歲(資料來源:內政部,臺灣地區簡易生命表)。但是觀察這段期間女性的停經年齡,還是介於45至55歲之間,改變不大。
為何會如此?根據醫學上的論點,可能是女性卵巢內的卵細胞還在胚胎時期就已經設定好它自己的「生命密碼」,當年齡到達它自己設定好的時間它就自行發生凋零、萎縮、死亡(類似一年四季的花開、花謝、花落)。女性剛出生時,卵巢內大約有100萬個卵子,隨著年齡的成長每天都有一些卵子走向自然凋零的不歸路。到了初經年齡(12歲)時,卵子大約剩下30萬個,35歲時只剩下大約2萬5,000個。到了37-38歲時,卵子自然凋零的速度突然加快,50歲時卵巢裡的卵子可能剩下不到1,000個(參考圖1)。如果由初經開始到停經結束,卵巢每個月都排出一個卵子,終其一生也不過用掉500個卵子。事實上卵巢內99%以上的卵子,都是按照其既定的時辰隨著年齡成長而自行凋零消耗掉的。
三、除了數目的改變,年齡亦會影響卵子的品質:
女性到了50歲時,卵巢裡面可能還有少數卵子,是否還有機會懷孕?從自然受孕的人口來分析,女性40歲以後可以自然受孕的機率很小,而且受孕後發生自然流產的比例相當高,其原因是卵子本身的品質亦會隨著女性的年齡增加而發生改變。
我們前面已談到卵巢內的卵子在出生時就一起成長,但分批逐漸凋零。因此在40歲時才排出來的卵子,一定比30歲時就排出來的卵子在體內多待了10年。人體內細胞隨著年齡的增加,暴露到外界環境汙染(如化學藥劑、輻射線……等等)的機會亦增加,再加上老化的過程本身也會降低細胞自行修復的能力,這些累積的結果可能導致細胞內一些遺傳物質(DNA)的改變或破壞。因此當愈高齡的婦女所排出的卵子與精子結合後,較容易發生不正常的細胞分裂,進而造成胚胎不易著床、受孕率降低、流產率增加、以及異常胚胎(胎兒)的比例增加……等等。
圖2顯示國內懷孕婦女在不同的年齡受孕時,胎兒發生唐氏症機會的高低。在35歲以前懷孕,胎兒發生唐氏症的比率相對較低(低風險),但是35歲以後懷孕唐氏症機會相對增高(高風險)。這也間接證明了女性的年齡會影響卵子的品質,進而導致胚胎異常的機會增加。
四、請把握黃金生育年齡:
我們已了解婦女的年齡會影響卵子的〝質〞與〝量〞,晚婚或晚育會導致不孕、流產以及胎兒異常的比率增加。此外,高齡孕婦在懷孕過程當中亦有較高風險的合併症,例如妊娠糖尿病、妊娠高血壓或毒血症、前置胎盤和早產等,不可不慎。
根據一項英國的研究指出;一對夫妻若希望採取自然的方式去受孕,當他們只想要擁有1個小孩時,那麼最慢女性在32歲以前就該開始嘗試。若想要有2個小孩時,則在27歲以前就要開始努力。要有3個小孩時,那麼時機就要提早到23歲以前就要開始規劃。近年來雖然人工生殖科技的介入,可能可以縮短婦女嘗試要懷孕的時間,但也無法改變年齡對卵子品質所造成的影響。因此延續英國人的研究,若一對夫妻想要借助人工生殖技術受孕,當只想擁有1個小孩時,最好在35歲以前就要開始進行。2個小孩時要提早到31歲,3個小孩則在28歲以前就要開始。
根據衛生福利部國民健康署針對全國各醫療院所在民國105年「試管嬰兒」成功率的調查,若受術婦女年齡小於35歲時,每次新鮮胚胎植入後的活產率可高達39.1%。相對的若受術婦女年齡超過40歲,活產率則降到9.4%。這也再次證明即使借助人工生殖技術的幫忙,還是無法克服年齡對卵子品質所造成的影響。
最後要衷心的呼籲,若想要擁有下一代的年輕夫妻,請把握黃金生育年齡。

女性卵巢內卵泡數目與年齡之關係

圖1.女性卵巢內卵泡數目與年齡之關係 (資料出處:Hum Reprod 7:1342, 1992)
(說明:女性卵巢內卵泡數目隨著年齡增加而遞減)。

國內婦女懷孕年齡與胎兒發生唐氏症風險之關係

圖2. 國內婦女懷孕年齡與胎兒發生唐氏症風險之關係 (資料出處:Prenatal Diagnosis 18:675, 1998

作者簡介:
楊友仕
輔仁大學附設醫院婦女醫療副院長
臺大醫學院婦產科名譽教授
前臺大醫院婦產部主任(2005~2011)
前臺灣生殖醫學會理事長(1994~1996)
前臺灣婦產科醫學會理事長(2004~2007)
前亞太婦產科聯盟理事長(2011~2013)


人口結構老化問題及衝擊

2018/09/05 發表人: 幸福小站 文章分類: 人口教育資源, 名人分享

前言
放眼全球,人口老化議題是世界趨勢。全世界60歲以上人口以每年3%的速度成長,高於所有年齡層。2017年全球總人口將近76億,其中有13%為高齡者(UN, 2017)。人口老化現象對社會來說,是危機還是契機呢?這裡針對人口結構老化問題及衝擊簡述如下。

壹、我國的人口老化現象與國際比較
一、臺灣的人口老化現象
  目前我國65歲以上高齡者在1993年已達7%,成為世界衛生組織定義的高齡化社會(aging society)2018年時達14%,已正式邁入高齡社會(aged society),而預估在8年後即會達到20%,成為超高齡社會(super-aged society)。相較於法國從高齡化進入高齡社會歷經127年、挪威92年,我國期程顯著較短,人口老化速度快(內政部統計處,2018)。
  我們熟知的日本是一個早年即快速老化的國家,它是在2000-2015年間即名列全球十個老化最快速的國家之一,而未來15年(2015-2030)老年人口增長最快速的10個國家或地區主要是在亞洲,包括韓國、香港、臺灣、澳門、泰國及新加坡等(UN, 2015)。圖一則呈現2015和2060年時主要國家人口年齡中位數變化情形,可發現我國之年齡中位數皆比英、法、德、日、義等國家來的年輕,然而2060年時,卻是全世界人口年齡中位數最高的國家(UN, 2017)。

主要國家人口年齡中位數變化

圖一、主要國家人口年齡中位數變化
資料來源:UN DESA, 2017平均餘命與健康平均餘命,作者整理。

  活得長壽是人們的願望,但是更要活得健康才行。健康餘命(Adjusted Life Expectancy, HALE)即定義為個人在不受疾病、死亡及機能退化的影響下,可在健康狀態下生活的年數(WHO, 2012)。
  我國不論平均餘命或健康餘命,女性均較男性為高。2016年男、女性健康平均餘命分別為68.7歲及73.8歲,較2001年增加2歲左右;若相較於平均餘命男性76.8歲,女性83.4歲,女性不健康之存活年數為9.6歲,比男性的8.1歲多1.5歲,顯示相較於兩性平均壽命差距長期呈擴大趨勢,健康平均餘命差距變動較小,導致兩性不健康存活年數之差距擴大(衛生福利部統計處,2018)。以日本為例,至2017年,65歲以上者,占總人口27.7%,其中近半數為75歲以上。2016年健康餘命男性為72.1歲、女性74.8歲(內閣府,2018)。當日本國民平均餘命扣除健康平均餘命,其罹病平均時間約在9年左右,需要社會和家庭來照顧。

貳、人口老化對社會的衝擊

社會變遷現象

圖二、社會變遷現象
資料來源:行政院主計總處,2016,作者統整與繪圖。

人口老化形成主要的社會現象如下(詳見圖二):
一、家庭結構型態改變
  我國家庭結構雖然維持以夫婦及未婚子女所組成的小家庭為主體,但小家庭在數量與比例上明顯增加,其他家庭型態例如三代家庭則相對減少(內政部,2018)。其中又以單人、夫婦與單親等三類家庭型態的中高齡戶長增加趨勢最為明顯,且單親與隔代家庭戶數亦大幅增加(陳信木,2017)。整體來說,家戶組成人數減少但戶數增加,逐漸影響我國社會發展過程中,家庭型態之多重面貌。
二、晚婚、晚就業、晚生育
  依內政部統計資料顯示,隨著年輕人繼續接受教育的時間越來越長,結婚和成為父母的年齡也逐漸往後推遲。106年平均初婚年齡,男性為32.4歲,女性30歲;而女性生育第1胎的平均年齡為30.8歲,其中年齡為35歲以上者達21.3%,較105年19.5%成長了近2個百分點(內政部統計處,2018b)。晚婚與遲育愈趨普遍,衍生許多不孕及少子化問題,2017年全國平均生育率僅為1.13,也是全國人口老化現象的影響因素之一(內政部戶政司,2017)。
三、社會價值變遷大
  傳統社會對於年紀較大的圖像多是動作緩慢、身體虛弱。老人總被認為是弱勢族群,需要協助與照顧,忽視其正面的特質,像是智慧、耐心等。因為這樣的刻板印象,致使長輩會因為消極負向的社會期待而弱化,忽略了自己其實對社會仍有能力、能有貢獻。據勞動部資料顯示,我國平均退休年齡為61歲,男性為62.8歲,女性為60.7歲(勞動部,2016)。相較於國人平均壽命可見國人退休生活時間可達19年,而高齡者對於自我社會價值及參與社會的動力將深深影響是否健康老化。
四、新移民加入
  高齡化社會時代,我國面臨到勞動市場缺工達12萬人(行政院,2018a)。政府亦研擬吸引外國專業人才、投資移民、中階外籍技術人才以及海外國人及其後代之對策,除了補足勞動力,同時鼓勵移民共組家庭,孕育下一代,也形成我們需要去理解、接納其他文化的機會增多。
五、健康及長期照顧的資源重新配置
  高齡人口多數是處於健康、亞健康狀態,生活起居皆可獨立自理,但也隨著年齡逐漸增高面臨失能的風險。所謂失能,通常以生活起居是否能自理來界定,以我國老年人為例,失能率約在16.2%(行政院主計總處,2016)。因此,在公共資源分配上,政府訂有長期照護政策照顧失能者;並在高齡社會白皮書中以「全人全照顧」的新思維建構健康政策的方向。面臨人口族群偏高齡的社會,醫療費用逐年增加,長期照護人力缺口大,應從預防疾病、預防失能的面向去正視疾病及失能所帶來的社會衝擊,因此,從健康老化的角度,必須鼓勵各個年齡層國民積極維持身心靈的健康狀態(行政院,2015)。

參、正向思考人口老化的事實
  你我一誕生在這世界上,年齡隨著時間的流動不復返,老化一直不停在我們身上作用,但年老未必就等於老化;國人仍可以在老年時期具有健康的身體、活動力、生產力,可以看見生命中不同時期的創造力,展現出歲月刻劃過的自己。
  由實證數據可知,老年人常伴隨多重慢性疾病,有些導致依賴須由他人照顧,而多數人表現上則是「健康的」。過去以來,以臨床指標由疾病模式(disease model)切入,認為沒有疾病即是健康的方式(The disease),現在已漸漸改為包括生理、心理、社會健康、主觀安適、生活滿意程度、士氣和生活品質議題等多面向。另外,世界衛生組織積極推動健康與活躍老化(healthy-aging or active-ageing),亦由全人健康角度出發,希望老年人在老化過程中,經由身心靈健康活動的維持,年紀增長而不會變老的過程(The active-ageing concept, now promoted by WHO, encourages the process of growing older without growing old through the maintenance of physical, social, and spiritual activities throughout a lifetime)。
因此,我們可以從以下概念來正確看待老化(McGuire, 2017):
-老化是自然的且終生成長發展的歷程
-高齡者與年輕人仍有許多相似之處
-高齡者對社會是有價值並具有貢獻
-高齡者與年輕人可以互相欣賞、互相學習
-每個人都應做好老化的打算
-高齡並不代表對人生失去控制
-你如何看待高齡這件事也就代表著你如何的老去
  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經的階段。在這過程中,持續參與家庭、同儕及社區的活動、預防疾病、延緩失能和規劃身後事的準備,都必須融入生活中體現。
  過去高齡者因為生理功能的退化,以致有無數的障礙無法有效地與社會融合,我們必須在軟硬體的建置上特別考量到此族群之需求,且鞏固家庭支持系統,以因應此社會變遷的過程。

肆、人口老化的社會契機
  因應高齡社會,在食、衣、住、行、育、樂等多方面均需要重新思維與因應需求。我國政策推動上,在前瞻基礎建設中以公共服務據點整備、原民部落營造來回應硬體需求(行政院,2018b);在政府智慧城市發展的智慧健康策略中,利用在地醫療資源與雲端系統發展遠距照護、健康預警、健康促進等;在4G智慧寬頻應用城市計畫之友善城市的發展,嘉義市與澎湖縣政府則結合穿戴裝置與雲端健康服務平臺,推出健康社區照護服務暨隨身關懷服務(經濟部,2017);第四波工業革命的人工智慧(AI)則被應用於精準醫療、疾病預測、軟體提升、居家型機器人等,以提升高齡者生活品質。另外,針對失能失智長者則推動長照1.0及2.0的政策,也帶動照顧產業的發展。
  高齡生活不只有日本描寫的下流老人、孤獨死的觀點,戰後嬰兒潮的社經地位所積攢的財富也不容小覷。2017年美國55歲以上者提供了780億美元的經濟效益,70%的慈善捐款來自於50歲以上的人們,且捐款總數近1,000億美元,預估2032年長壽經濟生產總值將超過GDP的5成;日本產經省估算2025年全球高齡產業的市場將達37.38兆美元;我國工研院IEK亦預估國內銀髮市場規模屆時將可達新臺幣3兆5,937億元,相較2001年約新臺幣8,118億元,成長4.4倍;其中最引人矚目的為老人用品、老人醫療照護與安養、老人金融與保險、老人教育與休閒等項目(工研院,2016),長壽經濟學正是備受關注的議題。
  銀髮商機所促成的相關企業如雨後春筍般湧現,智能生活類,如「中保無限+」,以打造智能住宅為宗旨。照顧類,如預先照護(pre-care)的美國「Papa」事業,其服務定位即為隨叫隨到的兒孫,提供日常生活服務;荷蘭「Buurtzorg」企業的社區照護,提供全年與全天的居家整合照護服務,並且有助於延緩老人的退化。安寧照顧類的創新服務有照顧者咖啡與在宅安寧-日本金澤市的「凪之家」、失智症安寧—北海道札幌「福壽莊」老人安養院等。
結論
  人們認為人口老化是危機,主因是無法跳脫過去生活模式的窠臼(Bloom, Canning, & Fink, 2010; BörschSupan, 2014)。由於世界是連動的,高齡者活得精采,年輕人的日子才會多彩。因此,當我們看人口高齡化的衝擊議題時,須發揮世界衛生組織所提倡的公衛行動(WHO, 2015),不僅要注意老年人口對社會的衝擊,更要重視差異性、減少不平等、賦予選擇權利、在地老化,樂齡共融,高齡倡議,即刻啟動!

作者簡介

劉立凡
國立成功大學老年學研究所 教授
臺灣老人學學會 副理事長

參考文獻
Bloom, D. E., Canning, D., & Fink, G. (2010). Implications of population aging for economic growth. Oxford Review of Economic Policy, 26(4), 583–612. doi: 10.1093/oxrep/grq038
Börsch-Supan, A. (2014). Silver economy: Pipe dream or realistic possibility?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Social Law and Social Policy, Munich Center for the Economics of Aging, Discussion Paper No. 26-2014. Retrieved from https://papers.ssrn.com/ sol3/papers.cfm?abstract_id=2663933.
GSA. (2018). Longevity Economics:Leveraging the Advantages of an Aging Society. Retrieved from https://www.geron.org/images/gsa/documents/gsa-longevity-economics-2018.pdf
McGuire, S. L. (2017). Aging Education: A Worldwide Imperative. Online Submission, 8, 1878-1891.
UN DESA. (2017). World Population Ageing 2017 Report. Retrieved from
http://www.un.org/en/development/desa/population/publications/pdf/ageing/WPA2017_Report.pdf
UN DESA. (2015). World Population Ageing 2015 Report. Retrieved from
http://www.un.org/en/development/desa/population/publications/pdf/ageing/WPA2015_Report.pdf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12).Healthy life expectancy (HALE) at birth. In: Global Health Observatory (GHO). Retrieved from http://www.who.int/gho/mortality_burden_disease/life_tables/hale/en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15).World report on ageing and health.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工研院(2016),健康促進與樂齡商機研討會,http://ieknet.iek.org.tw/event/16event/16_0722/16_0722_download.html
內政部戶政司(2017),人口統計圖總生育率及出生數,https://www.ris.gov.tw/346
行政院主計總處(2016),國民幸福年報。https://ebook.dgbas.gov.tw/public/Data/692211431IGB4G0IN.pdf
內政部統計處(2018a),內政統計通報107年第15週,https://www.moi.gov.tw/files/site_node_file/7635/week10715.pdf
內政部統計處(2018b),內政統計通報107年第19週,https://www.moi.gov.tw/stat/news_detail.aspx?sn=13930
內閣府(2018),平成30年版高齢社会白書,http://www8.cao.go.jp/kourei/whitepaper/w-2018/zenbun/30pdf_index.html
行政院(2015),高齡社會白皮書,https://www.sfaa.gov.tw/SFAA/File/Attach/4681/File_165233.pdf
行政院(2018a),新經濟移民法規劃重點,https://www.slideshare.net/OpenMic1/20180515
行政院(2018b),重要施政成果-前瞻基礎建設,https://achievement.ey.gov.tw/cp.aspx?n=1e42beb0f68720cb&s=EF4C77701F054872
勞動部(2016),國際勞動統計,https://www.mol.gov.tw/statistics/2452/2457/
經濟部(2017),智慧城市成果案例,https://www.4gsmartcity.org.tw/22-smart-city/smart-health/99-%E9%81%A0%E8%B7%9D%E5%81%A5%E5%BA%B7%E7%85%A7%E8%AD%B7.html
陳信木(2017),我國家庭結構發展推計(106年至115年)報告。臺北市:國家發展委員會。
衛生福利部(2016),長期照顧十年計畫2.0(106-115年),https://goo.gl/lMr3yN
衛生福利部統計處(2018),衛生福利性別統計圖像(107年彙編),https://dep.mohw.gov.tw/DOS/lp-1723-113.html


男人育嬰假甘苦談

2018/08/29 發表人: 幸福小站 文章分類: 人口教育資源, 名人分享

  性別平權在21世紀是先進國家的熱門議題。若男性育嬰可良好的推展,肯定可促使該議題往成功的方向移動。個人不只希望成為倡議者,也希望可以成為實踐者。因此,當太太懷了雙胞胎時,我內心就希望可以自己來試試。當然,我知道這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

  男人請育嬰假最大的困難點在於社會壓力。臺灣是個非常傳統社會,性別角色分工是非常刻板的。男生在家顧小孩,好像你犯了什麼滔天大罪一樣,直接的指點肯定少不了(不是背後的,常常是直接轟炸)。很多人第一個反應是經濟上怎麼辦,難道靠老婆嗎?一大堆無聊的長輩、親戚、三姑六婆肯定會質疑男生真的會帶小孩嗎?然後連番質問啥時要回去上班?假如老婆大人沒幫你美言兩句的話,這些無情的砲火,就跟世界大戰沒兩樣,肯定會讓你體無完膚。
  因此,男人要請育嬰假,第一個先決條件是強大的自我,可以成熟的應付這些冷嘲熱諷,當然這些需要妻子無條件的愛與支持。其餘親戚、長輩的認同可有可無,很多人的觀念就是傳統守舊,恨不得活在18世紀,很難在見面短短的時間內就改變。
  接著是經濟無虞。每個人對於財務的規劃不同,對於生活的儉奢也不一樣。每個人可以盤算自己能接受的方式,讓家人都可以順順利利過活不成問題,生活水平在中人以上之姿即可。像我們財務規劃較為保守的,就是預存一筆可以順利度過三年的數目就行了。
  最後才是願意學習帶養嬰兒的知識與方法。每個人的能力與生活狀況都不同,也不是所有新手爸爸都願意停下來學習育兒相關知識。回想過去,太太還在坐月子中心時,我們就遇過小孩已經生下來兩週了,但是做父親的連抱小孩都不敢,他認為嬰兒的脖子很軟,怕不小心會弄傷自己的小孩。如果面對嬰幼兒有巨大的困難與障礙,那所需要選擇的教養方式自然就不同。每個家庭本來就有自己的抉擇,也不是說沒請育嬰假就不愛小孩,你還是可以用自己的方法關愛自己的孩子。
  而我個人評估自己的狀態,覺得自己喜歡挑戰,帶養嬰兒對於我而言是樂趣,因為我想知道如何面對哭鬧的小孩、得知嬰兒是怎麼發展的、明白發展出新技能時,是在什麼樣的情境之下。我知道我懂的不多,但是願意嘗試看看不同的人生路徑。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也經常會有挫折,也會有不滿。有時候睜開眼睛,覺得很疲倦,根本不想起床,但是兩個小孩的哭鬧聲,聲聲入耳,到最後還是得乖乖起床,處理他們的種種需求。有時候也會覺得很累、很煩,兩姊妹常常用「暴力討債」的方式對待父母,一不如意,就滿地打滾,或是亂摔東西。用餐時刻,有時真的不知道她們哪一點不高興了,隨手一丟,整碗飯就灑落一整地。雙胞胎最恐怖的地方在於一個人做了這樣的事,另一個人也會有樣學樣胡鬧了起來。有時候鬧到天昏地暗,怎麼安撫都沒有效果,只好暫停吃飯,一家人先到陽台吹吹冷風。如果冷風吹得不夠多,還算堪用的最後一招是將兩個推出去逛大街,等到心情平靜下來才漫步回家。這樣一頓飯吃下來,吃到身心受創,疲累不堪,到最後還是得收拾滿目瘡痍的戰場。
  有時生活作息會變得跟小孩一樣。晚上為了讓小孩睡著,陪著他們一起在床上睡覺,小孩大約在九點到九點半之間就睡著了,但自己也是一覺不醒。有時十點多會自己醒來,但是常常會醒不過來,人是走到客廳了,但躺在沙發上又進入下一個循環。有時驚醒時已經是十二點、一點,起來也只能將外面的燈關一關,自己再昏昏沈沈睡去。而早上則是很早就會被小孩叫醒,他們起來之後常常不肯再入睡,用盡各種方法也常常失敗居多。大人很早起床,有時不到中午就異常疲累,午餐還沒吃就先倒頭睡了一場。我自己很清楚這樣很不好,睡眠週期會亂掉。白天也盡量要求自己不要睡超過半小時。但有時一躺下來,身體異常疲憊,也常常睡到天荒地老。
  另外一個難關是在於生病這檔事。對於疾病的面對及照顧,肯定是一胎一胎來的父母難以想像的困難。當其中一個生病的時候,通常另一個會生病的機率也很高。有些不知情的人會說,那就隔離他們吧!但實際的問題就是根本隔離不了。當你把一隻抓到一個房間的時候,她不可能乖乖就待在那個房間中,她肯定會想辦法出去,不是大叫,就是爬過嬰兒床,準備逃獄。他們身手矯健的很,爬床欄對他們而言根本不是難事。到頭來,根本不用思考隔離這件事,因為從來沒有成功過(其實以醫學的觀點來看,分隔兩間這種層級的隔離根本沒什麼效用,因為大部分的病毒與細菌是散播在空氣中的,除非住進像蒙古包那種負壓隔離裝置中,不然根本沒效果啊!)因此每次發燒生病,就是只能先給醫生看看,確認不是什麼嚴重的疾病。接著好好照顧他們,包容他們的哭鬧與不舒服,好好培養自己的修養,讓病程順利度過。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父親加入育嬰的好處會一點一滴的改變整個家庭狀況。父親的大量投入,顯然對於家庭關係可以帶來正向的影響,母親會因而變得愉快很多。母親愉快了,父親也會快樂,良好的家庭氣氛也有助於兒童的發展。兒童在性別平等的家庭中成長,未來自己可能重複原生家庭的工作分配,父親的態度與角色可能在未來會產生多種改變,而非服膺於傳統框架。況且,父親育嬰這件事已經獲得OECD跨國性的整合研究證實:請育嬰假的父親,會比較願意投入孩童照顧活動。這些活動包含關於小孩的生活瑣事處理及社交或教育活動。對於孩子未來的認知及行為也會有正面的影響。這個後設研究找到一些證據,父親的投入與孩童的發展呈現正相關。父親只要請育嬰假兩個星期以上,這些效果就會出現,他們在未來就會比較願意從事小孩的各種照顧活動。這項結果對很多母親應該是天降福音,只要想辦法讓父親請假兩個星期以上,未來的各種家務責任就會減輕很多。如果是雙薪家庭,就有可能均分所有家務及照顧責任。這才是長久之計。
  總而言之,我們盡量調整自己的心態,不卑不亢,不忮不求。我們也不用披著當了父母就要自我犧牲的外衣,有機會還是馬照跑、舞照跳、漫畫照看、電動照打。偶爾衝場電影,看個日劇,跑個展覽。我們用身教活生生地告訴孩子們,人生不是只有唸書,也不是只有當父母,還有千千萬萬個事情等著我們去嘗試。我們可以一直有夢想,可以到布魯日(Bruges)度假,也可以到巴塔哥尼亞(Patagonian)流浪。雖然現在暫時到不了。但,總有一天,我們會抵達。

延伸閱讀:
林希陶(2016)。心理師爸爸的心手育嬰筆記。台北:新手父母。
Huerta M. C., Adema W., Baxter J., Han W.-J., Laustern M., Lee R., Waldfogel J. (2013). Fathers’ leave, fathers’ involvement and child development: Are they related? Evidence from four OECD countries.
作者簡介
林希陶
為臨床心理師,專長為臨床兒童心理病理、臨床兒童心理衡鑑、臨床兒童心理治療與親子教養諮詢。近來因生養雙胞胎,致力於嬰幼兒相關教養研究,並將科學育兒的經驗,集結為《心理師爸爸的心手育嬰筆記》。主持FB專頁:陶然心理工作室、PanSci專欄《科學帶大孩子》及個人部落格:暗香浮動月黃昏。


另類觀點看少子女化——性別平等和少子女化有關嗎?

2018/08/29 發表人: 幸福小站 文章分類: 人口教育資源, 名人分享

  臺灣主流觀點咸認為,我國少子女化的成因是經濟面的。例如低薪、高房價。
  這個觀點沒有錯,卻不完整。所以,我們先邀請您一起進入「生小孩」的想像情境中,一起看看生孩子的現代女性,到底面對了哪些壓力。
  第一幕。當女性接獲懷孕喜訊,感動落淚,接踵而來是個人心理與身體的轉變。你還在上班,但開始會孕吐。你是孕婦、你即將為人母,但你也是上班族,要面對自己的老闆和同事。你知道你的所作所為,關乎另一個幼小的生命。焦慮是難免的。
  你的胎兒隨著日子越來越有份量、越來越有生命力。於是,同事關心有孕在身的你,耳提面命好好休息、放鬆心情。可是你心裡疑慮,工作沒有減量(只有體重增量),減壓如何可能?老闆也關心有孕在身的你,懷孕辛苦了啊,媽媽真偉大。可是你不禁懷疑,老闆真的關心我和我的孩子?還是擔心我要請育嬰假?還是想探一探我會不會離職?你也擔心,自己的育兒生活充滿不確性,在這間公司的職涯發展,還有未來嗎?反之,爸爸倒不會有這些焦慮。
  第二幕。當孩子安全「卸貨」,新的挑戰開始了。餵奶、拍嗝、哄睡、換尿布、安撫、陪伴。超高密度的育兒工作開始啟動,一日復一日。每天連安穩地睡好睡滿七小時,都變得不可能,因為新生兒就是每小時會哭鬧不休的小動物。
  此外,就算你是找到保母、托嬰,或因為有長輩、親戚幫忙,可以回到工作崗位的「幸運」份子,但此時,你又進入兼顧工作與家庭的兩難。
  育兒工作往往不由分說,由「女人」自行承擔。自己的孩子,往往是女性自己動手養。如果你家的男人願意、且能主動分擔育兒工作,那是「幸運中的幸運」。只不過,這又反映了性別角色期待的荒謬——女人養孩子、做全套,被視為理所當然,男人換尿布、餵個奶,就被誇獎上了天。就業女性不禁會想,為什麼我承擔全部責任,被看成理所當然?我也有工作、賺錢,為什麼還要一個人主責「第二輪班」的育兒工作?
  以上兩幕情節,是絕大多數臺灣育兒女性的共通經驗。這說明了,在家庭分工性別不平等的臺灣,「孩子」不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而是女性犧牲小我的產物。當女孩長大成人、一步步邁向人生職涯的坦途,最終卻會發現,在這個社會,你個人的「理想道路」和「生兒育女」是不相容的!臺灣女人的生涯規劃,必然受到孕、產、生、養的影響。
  女人並不傻。當代女性已不再是需要仰賴老公外出賺錢,向老公伸手拿錢,解決家用需求的老婆(事實上,男人的薪資也愈來愈難以獨撐一家多口)。然而女性角色由家內轉向家外,男性角色卻停滯不前,不願由家外轉而協助家內。於是衡量孕、產、生、養的得失利弊,愈來愈少人會輕易「挖坑」,讓自己跌入自討苦吃的困境。

圖1 各國2000-2015生育率(TFR)與30-34歲女性勞參率(FLFP,%)走勢

圖一、各國2000-2015生育率(TFR)與30-34歲女性勞參率(FLFP,%)走勢
資料來源:OECD Statistics、行政院主計總處就業失業統計,作者整理。

  圖一就可以看出,臺灣的青年女性勞動參與率不斷攀升,已來到85%的極高值,超越法國、進逼瑞典!然而,總生育率卻是跌跌下墜,呈現明顯的「分叉型」。足見就業、育兒「不能相容」,臺灣女性寧可二選一的格局,有多麼強烈。
  這就是現代人口學解釋東亞國家生育率下墜的重要原因:性別不平等。經濟學家Myrskylä等人(2009)在《自然》(Nature)期刊的論文指出,日本、韓國等富裕的東亞國家,生育率始終敬陪末座,其原因應是「未能建立制度實現工作與家庭的平衡(work-family balance),以及性別平等」。人口學大師MacDonald(2000)的分析則認為,低生育率的重要原因之一,是社會逐漸性別平等了,家庭內卻仍性別不平等,兩者趨勢不一致。所以除非家庭內的性別平等程度提高,否則生育率難以回升。
  圖一也可看出,扭曲的性別結構下,日本、韓國的青年女性勞參率和生育率落入雙低,女性不易就業、卻也不敢多生。反觀法國、瑞典和冰島的30-34歲青年女性,近十五年來勞參率皆高達80-90%(大家都工作!),生育率也在1.8-2.0之譜(大家都生兩個孩子!)。女性就業、育兒「可相容性」的例證,就在這裡。
  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2016年「婦女婚育與就業調查」,15歲以上有偶的受雇女性,平均每天照顧子女的時間為1.27小時、做家事為1.73小時;反之,配偶平均每天照顧子女的時間則是0.52小時、做家事為0.61小時。相比之下,一天之內的育兒與家務工作時間就相差了1.87小時。若換算成一年,女性比男性從事整整快一個月的無酬工作。也就是,雙薪家庭的夫妻倆,女性花比男性多出近乎3倍的時間從事家務勞動。
  以性別平等著稱的北歐國家呢?OECD家庭資料庫(OECD Family Database)的數據顯示,雖然育兒工作仍存在性別不均,但育有一胎的芬蘭女性承擔幼兒照顧的時間僅有男性的2倍,挪威的差距僅為1.63倍。較為均等的工作分配,才足以說明育兒不是女人獨自的責任,配偶角色不容缺席。這是家庭內性別平等的第一個指標。
  另一個家庭內性別平等的指標是,生了小孩之後,男人是否願意請育嬰假?OECD資料顯示,2013年各國育嬰假請領人的男女性別比例,「最均衡」的是冰島(女:男=54.5%:45.6%),其次依據是瑞典(男性45%)、葡萄牙(男性43%)、德國(男性24.9%)等。若以臺灣就業保險育嬰留停津貼給付件數來看,同年請領人為男性的比例是16.4%,只能說是差強人意。
  冰島向來有驚人的「父職責任」文化。冰島的男性育嬰假制度從1980年代就開始建置,父、母各有三個月不能互相轉讓的獨立育嬰假,再配搭可倆人自由分配的共同育嬰假,請假期間均可領八成薪資。最重要的是,可以分散、彈性、依個人需求安排運用!
  這套制度的目的和重點不是讓女人就業、育兒「二選一」,反而是鼓勵父親參與育兒,讓男人生涯選項「由一化為二」,真實承擔奶瓶、尿布、哄睡、陪伴的責任。面對女性勞動參與率提升的事實,冰島男人不是坐享父權紅利(出門上班、回家看報),而是不分男性、女性,都享有工作、育兒之間的平衡人生。

表一、臺灣、冰島育嬰假制度比較表

表一、臺灣、冰島育嬰假制度比較表

資料來源:Eydal, G.B. and Rostgaard, T. (2015),作者整理。

  冰島這套中看且中用的育嬰假政策,搭配他們的性別平等家庭文化,讓80%的冰島父親都會在孩子出生的第一年請領育嬰假。冰島是連續九年被世界經濟論壇評比為性別平等首位的國家,且生育率接近合理人口替代水準,這是現在的臺灣難以望其項背的重大成就。
  「你有交男朋友嗎?」「你甚麼時候要結婚?」「什麼時候才要生孩子?」若你身邊正好有育齡階段的女性朋友,你是否也曾這樣對他們「噓寒問暖」?
  在臺灣,成家的女人往往只能祈求另一半不是「豬隊友」,不敢期許他是「神隊友」。可是,女人其實並不是生來就知道如何當媽媽,而是在養育的過程中學習做媽媽。爸爸也是一樣的。沒有「參與」,就沒有機會學習。
  性別平等對於促進現代社會合理生育率的作用,可能跟經濟一樣重要。從性別平等的另類角度切入,讓年輕男人願意分擔育兒工作,讓年輕女人敢於進入一個責任平等的家庭生活,同樣是「友善生養環境」的環節之一。臺灣人,還有很多可以努力的地方。

參考文獻:
  Eydal, G.B. and Rostgaard, T. (2015). Fatherhood in the Nordic Welfare States: Comparing Care Policies and Practice. Policy Press.
  McDonald, P. (2000). “Gender Equity in Theories of Fertility Transition.” Population and Development Review 26(3):427-439.
  Myrskylä M., Kohler H.P. and Billari F.C. (2009). “Advances in Development Reverse Fertility Declines.” Nature 460(7256):741-3.

作者簡介
王兆慶/托育政策催生聯盟發言人
黃喬鈴/托育政策催生聯盟專員


疾病,到底在教導我們什麼事?(余民寧/學者專家)

2016/12/08 發表人: 幸福小站 文章分類: 名人分享

  每回前往新北市三芝鄉的雙連安養中心探望罹患阿茲海默症的岳母一次,心理就難過一次,但更難過的是,該病症至今尚無藥可醫。目前所有的醫療服務、安養照顧、家屬陪伴 (繼續閱讀…)


「家族日」出遊之心得(羅廷瑛/學者專家)

2016/12/08 發表人: 幸福小站 文章分類: 名人分享

  父親年歲已高,但因為好強的個性,常讓我們四姊弟為他的健康問題憂心忡忡,再加上常悲觀看待任何事情,是以母親就是他的情緒發洩筒 (繼續閱讀…)


倫理關係的實踐(楊荊生1/學者專家)

2016/11/07 發表人: 幸福小站 文章分類: 名人分享

  「倫理」是人與外界之合理關係,亦即有關應該如何做人或生活的一切理想、原則及實踐,可以體現人類的文明與進步情形,也是教養水平的重要指標,而家庭倫理關係則是一切倫理關係的基礎。要有 (繼續閱讀…)


網站資訊安全政策網站隱私權政策 內政部內政部戶政司
網站最佳瀏覽畫面解析度 1024 X 768
內政部戶政司地址:(10055)臺北市中正區徐州路五號 電話:1996
Copyright © Dept of Household Registration, M. O. I.